工商时报社论与其修民法不如订定融资公司法

工商时报12日社论--与其修民法不如订定融资公司法,全文如下:

 立法院拟调降民法最高借款利率,自20%降至16%,因为可能重创银行信用卡贷款之获利水準,甚至让发卡业者无利可图,因而连金管会都跳出来,认为至少要维持18%以上,否则若银行因而不愿受理民众刷卡分期付款业务,反倒会使弱势民众转向地下钱庄,遭到更大的剥削;金管会并强调,立法院调降利率上限至16%,虽然立意良善,但结果可能适得其反。

 事实上,银行原本就是个「劫贫济富」的行业,对于大型联贷案,利率杀到几乎不敷成本,只为维繫与优质大客户的关係。对于升斗小民的双卡持卡人,在分期付款利率的计算上,则锱铢必较,由成本、风险、客户贡献度等各个面向层层设算,课以显着偏高利率,让没有谈判力量的持卡人「加倍奉还」其在大型联贷案的利差损失。银行并且动辄以世界上多数国家,双卡利率非但没有设限,甚至高达30%至40%做为抗辩理由,因此要银行同意调降双卡利率上限,无异与虎谋皮。

 对此现象,既有的金融监理法规中,并没有给金管会可以强制银行调降利率上限的授权。因此,金管会对银行只能以道德说服要求银行让利,另外再辅以专案金检,如果查获银行在双卡高利率下确实获得暴利,则在目前「民气可用」的氛围下,定能让银行让步。

 但金管会对银行仍持体谅立场,乃因从整体金融情势的另一个角度考量,现在失业人口众多,其中有些失业民众的确以双卡借贷做为资金短期周转甚至长期融通的方式。若金管会以强硬的态度,恩威并施来勉强银行调降双卡利率,导致部分银行因无利可图退出双卡业务市场,势将使这些弱势持卡人反倒借贷无门,甚至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转向地下钱庄借贷,结果背负更高的利息负担。

 此次立委诸公所提方案,乃是直接修改民法,而不是在金融监理的相关法令中给金管会限制双卡利率的授权,因而其影响层面将遍及民间所有借贷利率。在民间借贷的作业实务上,常将借贷利率以各种形式内含在交易中,例如:商品买卖的付款条件中,採立即付款、一定期限后付款或分期付款等方式,三者实际付款的本息总额各不相同,利率水準也因付款方式不同而有不同,惟究其实则已将相关利率设算在内。立法院调降民法最高借款利率上限,恐怕将使既有的许多交易之利率超限,从而引起众多的交易纠纷,这恐怕是立委诸公始料未及的。

 任何读过经济学的人,都知道人为限制价格上限的法令,只会导致实际交易量减少,并且产生更高的黑市价格。许多英文经济学教科书谈到价格上限,都会叙述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华盛顿将军差点缺粮的故事。当时华盛顿为使粮食支出降低,下令降低佔领区内的粮价,结果农夫们将区内粮食偷偷运到区外「资敌」,以便获得好收入。佔领区内的粮食供给减少,军民生活几乎无以为继,幸好华盛顿及时废除粮价上限,终于使市场供需恢复均衡。

 因此,有关双卡利率的问题,我们认为与其修民法降低借贷利率之上限,不如订定融资公司法,让应该由市场决定的还给市场去决定。银行儘管「劫贫济富」,本质上还是依据市场法则。对于优质大客户,银行谈判力量相对低,而且竞争者众,因供给大于需求,价格乃因而降低;至于对弱势客户,由于其风险高,银行避之唯恐不及,因供给小于需求,导致利率上升,甚至「破表」。均衡利率破表的弱势民众,只好向地下钱庄借贷,因此法定利率的上限越调降,只会使均衡利率破表的弱势民众越增多,受到地下钱庄更严重的剥削。

 所以,真要照顾弱势民众,不是调降民法借贷利率上限,而是设立合法的融资公司,让弱势民众仍有取得资金的管道。用合法的融资公司取代吸血鬼似的地下钱庄,才不会让弱势民众的债务负担越陷越深。换言之,弱势民众的资金取得管道应有先后顺序,先向银行以远低于双卡利率的小额贷款利率申贷;若被拒绝或贷款额度不足,只好以卡债依双卡利率付息;若仍不敷所需,就向受管制的合法融资公司借贷。目前市场上缺了最后这个管道,导致地下钱庄横行,让弱势民众饮鸩止渴。

 综言之,我们相信立委诸公们拟调降民法最高借款利率,自20%降至16%,原本立意良善。然而,人为抑制价格,只会导致供给减少与更高的黑市价格,对于弱势民众,爱之适以害之。生活里缺了资金,就像身体内缺了血液,弱势民众在市场法则下,以较高价格取得资金乃是宿命。合法的融资公司,提供弱势民众资金,虽然价格可能高于双卡利率,但绝对远低于地下钱庄的借贷利率。因此,我们呼吁立委诸公们尊重市场机能,不作人为的利率限制,而且增开弱势民众的资金管道,有了合法的融资公司,扫蕩地下钱庄就更师出有名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