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情VS美国法 ■张俐丝

杰生那一幅瘦弱青涩的小可怜模样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十四岁,一个多幺年轻、聪明、勤劳又有抱负有理想的孩子,我一定要尽力挽救他。我静下来分析完了案情,马上立下了处理此案的方针:

一、强调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联繫学校,让学校老师校长联名确保;二、利用宗教力量,周末马上参加教会活动,然后索取牧师和小组长的推荐信;三、再加一些感化剂,参与救世军或红十字会义工募捐活动,并获得志愿者证书;四、取得邻里证明信,证明了杰生一直以来都是以助人为乐、做人正直、谦虚善良,从没有过偷窃或不轨的行为;五、淡化责任,杰生只是一个未成年十四岁的孩子,虽然寄放了赃物,可是并没有参与偷窃。

同时我又联繫上了被窃自行车的受害人,代表当事人同意给他们适当合理的赔偿,让他们不再递交民事赔偿和刑事的诉讼。我再研究了一下此案,由于人证物证齐全,而且当事人在牢里已供认不讳,所以给我们留下的唯一的一条路就是打悲情牌,以情理来解套。

杰生的父母亲都是从台湾来的工程师,他们平时天天都忙于工作赚钱养家,也被杰生的成绩单蒙上了双眼。对这个突发事件,除了感到吃惊和无奈,他们唯一做的事就是天天在杰生的耳边不停地叨唸,无止尽地彼此埋怨。他们似乎觉得警察和检察官完全不在理,反倒觉得自己的宝贝儿子并没有任何的过错,他们轮番地打电话给我们,不停抗议检察官的不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当然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法律是公平的也是毫不留情的,无论他们接受是否,都改变不了已经发生了的事实。美国是一个法律健全的国家,在法律面前不分年龄、性别和种族,人人都是平等的。但是,无论我怎样和杰生的父母解释,他们就是不能够接受。

很快,出庭的日子快要到了,我早已陆续从杰生的老师、校长、牧师和邻居收集了推荐信、杰生前八年的成绩单、各类学习比赛的奖状、志愿者证书。我把这些资料在出庭之前统统都交到了检察官的手里,这些资料足以证明杰生是一个德智体群全方面发展的好学生。我并交付了一份陈述书,试问哪个少年不轻狂?又有哪个孩子没有犯过错?这一次的教训,已足以让无法律常识的杰生对于法律有了一次深刻的认识。我请问检察官,他怎样忍心把一个品学兼优涉世不深的初中生的一生画上一个污点?怎样忍心把这棵还没发芽的幼苗就此扼杀在摇篮里?同样是为人父母,他们又怎幺不能给这样一个还不足十四岁的孩子一次机会?

凭着我反覆和检察官讨价还价,最后检查官终于退了一步,同意把刑事诉讼案件改为警告并罚款五千,不加以起诉。可是当杰生的父母亲看到检察官退让了,反而感到自己是在理字这边,他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竟然在法庭上大声喧譁,重複申诉:「谁来负责杰生那两辆被偷的自行车?他还是个孩子,杰生并没有亲自偷车?」他们不停地吵闹哭泣来表示不满,不但不同意检察官和法官的决定,还无理地要求法官要当庭宣判杰生无罪,还要求警察和检察官向杰生公开道歉。虽然我多次解释,但杰生的父母根本听不进去,他们把他们在菜市场买菜时讨价还价的本领都拿了出来,他们哭着说没办法接受检察官警告的起诉。而我多日来精心打造构思所达成的协议,最后付诸东流,此案被发回,择日再由检察官重新以同伙和窝藏两罪提起公诉,官司正式开打。

两个月后,我们又再一次回到了法院,经过了两天的开庭和陪审团的监督下,检察官摆出来的大量人证、物证和法律的条款,杰生被检察官维持之前所起诉的未成年刑事罪,法官依照罪行判了杰生六个月的少儿教养院,和五年的观察期。当法官当庭宣读完了判决书,杰生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那哭声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

就是因为杰生有这样的父母、这样的监护人,检察官知道只有这样的惩罚才能让杰生认清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毕竟杰生是不可能在他父母的监护教育下而得到任何的教训。末了,我回头看了一眼杰生的父母亲,他们落寞地张口无言,而我也说不出一句可以安慰杰生的话,我做了一个尽职的法律代理人该做的一切,当事人还是选择他们的任性,结果不可挽回,我只能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法庭。

美国是一个法律十分健全的国家,在法庭之外,仍有情理可让事情有转圜的余地,但上了法庭后,在法律面前是絶对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一味地溺宠自己的孩子,是一种不负责任的逃避,一味地以自己的情感和理性来看待法律事件,往往让自己或亲人深陷囹圄。为了孩子和自己,要花点时间和精力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并普及自己的法律知识。

注:本文作者任职于美国律师事务所,本文由真实案例编写,为保护当事人隐私,人名地点皆经过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经过,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下)(寄自加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