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减税是最伤害自己的一项「政绩」


  工商时报7日社论「减税是最伤害自己的一项「政绩」」内容如下:当马政府于数月前邀请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敬一入阁之时,我们便曾预测,以朱院士勇于臧否时事的学者性格,再加上他在担任赋改会委员时即常发表批判财政部税改政策错误的纪录,未来行政院在租税议题的讨论上必将出现意见不一的冲突场面。果不其然,这个事情终于在日前财政部长李述德于行政院院会报告赋税改革执行成果时发生。朱政务委员严厉指责财政部不能在租税负担率只有11.9%的低水準下,还不断地强调减税造成去年经济成长高达10.88%的「政绩」,认为如此论述会有严重误导。

 国家政务的推动是以各部会首长为最主要的擘划者,所有政策决定的良窳全繫于部会首长的理念、格局与决心。李部长接掌财政部以来,外界便常以其一些「凸槌」的发言而批评他的专业不足。尤有甚者,更因为其对各部会所要求的减税是历任财政部长中态度最软、身段最低的一位,故乃揶揄地封他为「减税部长」。只是,这一切社会上的风评,在习于自我感觉良好的官僚体制中,丝毫无法撼动其在马总统心中的地位。朱政务委员的质疑发言,虽然不可谓不严厉,但最后在吴院长的出面护驾下,还是只能乡愿式地不了了之。

 朱政务委员关切的问题有二:一为马政府近三年来的减税已造成税收大量流失,若不加以扼止,「用膝盖想都知道这样的财政是无法永续的」;一为政府减税不能只强调对经济景气有多大帮助,有多少人受惠,却不谈税收减少有多严重以及因此而增加的举债成本有多大。其实,这些都是我们这几年来不断提醒与告诫马政府须注意的谆谆诤言,如今由内阁成员自行提出,令人更加感慨。

 台湾从1989年开始出现赤字,各级政府余绌占GDP比重高达-7.7%,其中除1998年略有盈余之外,迄今未曾再有黑字。相对地,租税占GDP的比率则从1990年的高点20.04%,一路下滑。最近三年,更是每下愈况,2010年该比率只剩下11.92%。以台湾的经济与财政规模,租税占GDP的比率竟然比新加坡还低,着实让人难以置信,此亦即朱政务委员所谓「用膝盖想」都会知道的担心。当然,我们也同意李部长的说法,政府可以引进民间资金从事公共建设,并且应扩大多元收入管道,不仅仅依赖租税。但看看目前的财政状况,年年皆有赤字,再加上债务余额持续攀升,显然李部长上述的解释都只是纸上谈兵的空话,毫无实际效益。

 其次,马政府上任三年都在减税,根据官方数据,2008年为145亿元,2009年为495亿元,2011年为110亿元,总计750亿元。李部长的理由是为抢救金融海啸肇致的经济危机。我们从不质疑政府应採行宽鬆的财金政策,以因应经济景气衰退,甚至还支持政府这项作为。只是,既然其目的是为了因应经济的循环或突发事件,则政策制定就应以不伤害根本体制为基本原则。惟衡诸财政部这几年的减税,却皆非短暂或临时性措施,反而係从制度上做根本减税,不但影响深远且难以回复。举凡遗赠税率调降至10%,营所税率调降为17%,综所税低级距税率各调降1%,及海运业吨位税的实施等,那一项不是制度性减税?难怪朱政务委员要说,今年1~6月不论营所税或综所税税收都比2008年上半年来得低,未能回到金融海啸前的水準,可见减税对财政的稳定已造成严重冲击。就此而言,朱政务委员的论点也是对的。

 另外一个李部长说的理由则是「很多减税都是各政府部门提出的要求」,言下之意,减税非关他的责任。其实正好相反,就因为各部会为了业务推展必定争相浮滥提出减税需求,我们才更需要有财政部长来扮演「黑脸」,为国家财政的稳健与永续把关。身为财政部长,提升租税的中立性,加强课税的公平性,以及维持税收的适足性等三者乃係其基本「天职」,至于「配合」其他部会需求的减税,则从来就不应该是其职责与功能。

 其实,减税是否为马政府的「政绩」,民众心中自会有一把尺来判断。财政部现在唯一要做且该做的是,负责任地公布财政真相以及据实说明减税的理由与各种影响。要不然,民众只要比较一下马政府与民进党执政时期的赤字、债务余额、租税收入以及税后所得分配等数据,进而提出质疑,这项「政绩」将顿时变成反噬到马政府自己的致命伤。

上一篇: 下一篇: